官网-万博体育app3.0下载

  1. 当前位置:
  2. 首页
    >> 信息透视 >> 体育总会

宁波张维炽:不老王者大张师

不老王者大张师

作者:戚汀

2021年3月23日下午5时许,魔都浦东川沙镇,一家叫做“丽呈睿轩”的酒店汇聚着来自全国各地的围棋高手,他们在宴会厅进行最后一轮角逐。

一排奖杯在主席台上锃亮发光,工作人员为闭幕式做着准备。纵横数十张棋桌陆续结束了激烈对局,落子声变得零零星星,人们把关注的目光投向仅剩的一盘棋。

两位全神贯注的老者,争夺“世盛杯”围棋锦标赛70岁组冠军。此时他们加快了行棋速度,计时钟显示,一方仅剩1分多,另一方4分多。

白方剩1分钟,宁波棋手张维炽;黑方剩4分钟,上海棋手林衍藩。局势始终胶着,现在决定胜负是最后的官子战和时间战。

对包干制快棋赛来说,时间就是生命,林衍藩挑起一个劫争,意图将对手逼到超时告负。剩下1分钟的棋手最怕打劫,一般只能放弃,1秒、2秒、3秒……每一步都考验着棋手思考、落子、按钟的速度,连旁观者也捏一把汗。

张维炽在全国城联赛

不料张维炽经验非常老到,不假思索从容应对,对手反而显得考虑不周举棋不定,4分钟一点点耗完,劫争结束双方都只剩十几秒,最终居然是黑方超时被判负。


围观者叹息,上海老牌冠军在家门口痛失好局,将胜利拱手让人。也有人惋惜黑方简单收官能小胜,造劫却把自己绕进去了。更有资深棋手赞叹张维炽临危不乱,本非等闲之辈,他曾叱咤宁波棋坛二十余年,被尊称为“大张师”,74岁仍保持良好竞技状态,前两轮战胜“晚报杯”冠军蒋长生6段和上海知名棋手陈华钦,夺冠并非侥幸。

骁将出世

新中国成立前几个月,张维炽出生在港城宁波,16岁时,天资聪颖撞上玄妙的围棋,一辈子缘分从此开始。他师从裘然浔,很快在黑白胜负世界里树立了自己的风格,敏锐、神力、凶悍,棋友们给他一个个标签,如同名字一般,他将炽热的才能用于搏杀大龙并不断变强,短短数年就在宁波乃至浙江棋坛杀出了威名。

1976、1981、1982、1984、1985、1987年宁波市冠军,1973年省集训赛亚军,1974年和1976年省围棋大赛第三名,1980年省邀请赛第一名。屡创佳绩同时,他用力战棋谱缔造了一个高光时刻。

与林建超主席赛场合影

1978年8月,杭州饭店,日本围棋代表队与中国国家队和浙江队组成的联队各踞一边,列好阵势进行对弈。日方以关西棋院桥本宇太郎九段领衔,中方以聂卫平领衔,如此高级别的对抗,对局者和观众都显得紧张肃穆。


第八号棋桌,30岁的张维炽面对日本神户第一名、业余5段棋手稻井良行,刚开局就剑拔弩张,黑白棋子像两位角斗士,强力扭杀在一起。

稻井正以力战闻名,他昂首挺胸,将棋子打得啪啪响,有时又俯首枰前,落子无声。棋局错综复杂,黑白子犬牙差互,两人杀得天昏地暗。张维炽明白局势一直两分,不慌不忙步步为营,稻井则不停打扇,紧盯棋盘,额头渗出细珠,最激烈的时候,他垂头凝视,仿佛要把棋盘盯穿。

大杀小输赢,尽管稻井施展了浑身解数,最终仍以一子之差败北。张维炽更添声威,成为当时宁波围棋界唯一战胜过日本选手且得冠军最多的业余棋手。

桃李满城

成为顶尖棋手需要天赋、刻苦和名师,更少不了从小的系统性学习,然而十年动乱耗费了许许多多人包括张维炽的黄金岁月,他身处于缺乏名师的宁波,未能更进一步冲出浙江再创佳绩。张维炽自感竞技水平难以突破,就转移重心,关注和培养优秀苗子,不让下一代输在起跑线上。

从1973年的市围棋训练班兼职教练到天台县的聘请教练,再到1978年宁波市第一位围棋专职教练执教体育俱乐部,“大张师”以另一种声望和成绩谱写围棋史册。他的弟子遍及甬城,其中不少成为知名棋手和教师,朱松力六段、朱阿逸二段、黄明磊初段是他与张永明、忻志华联手培养的佼佼者。

拜访吴清源大师

当年的朱阿逸被称为奇童,下棋算度精准感觉灵敏,但家离市区较远,来往不便。为了不使其埋没,张维炽给他寄资料通信息,奔波联系让他来少体校寄宿就读,邀请本市好手与他对弈,自己更少不了陪练,终使农家子弟成长为职业棋士。


世界冠军马晓春学棋时,张维炽当过启蒙教员和陪练,为了这份情谊,马九段到宁波专门宴请,席间仍尊称老师,毫无国手架子。

教而优则书,《围棋》月刊、《体育报》、《宁波日报》等时常刊登他的棋理文章,《国运盛,棋运亦盛》回顾近代围棋历史,用陈毅老总的话来论述围棋事业前景;《情系黑白间》写创办应氏杯的应昌期先生宁波之旅和殷切期望;翻译《吴清源高级死活集》则是一项大工程,向围棋界永远的偶像致敬。

王者不老

1987年首届宁波市围棋棋王赛冠军,翌年“凤凰杯”第二届棋王赛卫冕,张维炽曾经独步本地棋坛,后来渐渐被自己培养的学生们超越。到21世纪,当时与他一起比赛的棋手大多淡出,但关心围棋的人们惊讶地发现,大张师非但活跃于赛场,而且不时取得耀眼战果。

2005年10月,张维炽在山东捧起“古滕杯”第九届全国华夏弈友围棋联谊赛老年组冠军奖杯,退休后的他奔赴全国各地参加比赛,遍访棋友对弈叙旧,演绎“胜固可喜败亦欣然”的快乐围棋,同时也屡屡获得全国和省市的老年组桂冠。

大张师倾注最多心血的,是家乡围棋事业。早在1983年9月,宁波举办了第一届段位赛,他是发起人之一。万事贵在持之以恒,此后38年的数十届段位赛都会出现他的身影,直至2021年11月最近一届他仍担任裁判。

与应昌期先生会面,左为张维炽,穿西服为应昌期


回顾过往,1988年藏着大张师最深刻的记忆。创办“应氏杯”的应昌期先生回到阔别42载的故乡宁波,观看棋室会见张维炽等老少棋手,倾诉怀旧之情也表达热切期望。同年,首届“应氏杯”决赛在宁波举行,时年75岁的棋坛巨星吴清源来了,张维炽前去拜访亲切交谈,留下了珍贵的合影。

浙江省棋协技术委员会副主任,宁波市围棋协会副秘书长,这些曾经的“虚名”虽已卸下,大张师依然守着棋道初心,为赛事活动奔波,为围棋文化添彩。人们经常看走眼认为他才六十左右,诧异于他的养生之道,他笑说秘诀在于游泳和下棋,“棋虽小道,育人一生;动静结合,延年益寿。” 

关于大张师,不老的传说仍在延续。


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